课程管理
2019-09-20 星期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领导讲话

田淑兰主任在中国海洋大学调研时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7-11-16 来源: 本站 字号: t | T
下载至word文档

  在中国海洋大学调研时的讲话

田淑兰

(2012年10月30日)

 

 

    好几年没来咱们学校了,我是从2002年到部里,那时候是做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当时树山同志也是党组成员,他是办公厅主任,我们在一个班子里,一直到2008年底都是在班子里面。2009年开始,我还没离开一线的时候,袁部长就做我的动员工作让我到关工委,我也是被动员来的,就做了关工委的工作。这次我们是在青岛召开一个全国职业教育关工委工作研讨会,今天上午是开幕,秀莲同志也来了,下午他们在分组讨论,我就抽空到咱们学校来了,明天还有一天的活动。

   海洋大学因为是部里的直属高校,也是一个非常具有海洋特色的这样一个最高学府,刚才张静同志介绍的也非常全面,从学校的历史介绍到现在,从学校整体发展一直到我们学科建设到未来,从主体建设一直到关工委的工作,讲的非常清楚非常全面,所以我谈谈感受完全是即席跟大家一起交流。一个就是我们学校88年来的发展,历史非常悠久,底蕴丰厚,发展到现在,也使我们真正迈上了一个大的台阶,我听下来以后觉得,也真是近一二十年,可以说是发展最快最好的一个时期,我看很多的成果都是本世纪所取得的一些奖项和著作,所以看出我们学校的整体发展,也受益于我们整个国家教育事业的大发展。我们学校在这个过程中确实是在不断地发展,不断地壮大,学科不断地完善。从我们高校担负的四项任务来讲,我看每一项任务都取得非常突破性的进展。

   人才培养,现在海洋人才很大一部分是从我们这里培养出去,走向了全国各地。在科研方面,那更是不用说了,在海洋学和水产这两个领域当中的一些科研人员和拔尖的一些人才,好多都是我们这里培养出去的。在服务社会当中更是,很多的题目都是我们国家提出的题目,生产当中提出的题目,现实当中提出的一些科研项目,直接服务于我们国家的发展,服务于经济。再就是文化传承。四大任务,我们在每一个方面都是取得了非常举世瞩目的这样一些成就。特别是现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大家对海洋的关心,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阶段。因为我在党校学习的时候,我们就听国家海洋局的报告,包括海洋研究所的给我们做报告,他们急得不得了,觉得我们国家对海洋的重视不够,对海洋的研究不够,对海洋权益的保护不够,还觉得大家全民的这种海洋意识都还亟待提高,真是非常急。最近这些年来的一些事情也提醒了大家,也真的呼唤着我们国家全民海洋意识的觉醒。我们国家过去老认为自己是一个内陆的,对海洋确实重视不够,很长时间,包括我们的领导人在海洋方面都还是关注不足。现在吃了苦头以后,回过头来看我们在海洋这方面整个民族的这种意识,维权的意识,都还急需要来加强这方面的教育和培养,所以就显得我们的大学所肩负的任务更加艰巨。如果说过去我们把海洋只是看作是一个产业,现在它直接和我们国家的国防,和我们国家的整体发展,和我们国家的未来紧密相连,关系非常非常的密切。所以我是觉得我们海洋大学这么多年的发展,现在也可以说是我们海洋大学发展最好的机遇,我个人觉得遇到这类的问题,我们教育部还有个海洋大学,在这个问题应该站在潮头来做更多的研究,为国家这方面的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当然你们这方面已经做了,而且已经做得很好,我真的觉得还肩负着很大的任务,还有很大的战略思考的空间,来思考我们这样一些任务,我就是一些感受,也是今天听完了以后有感而发的一些想法。

   第二个就是关于关工委的工作。因为关工委的工作,我们到去年的时候是20周年,去年开了20周年的大会。20年来关工委工作是从基础教育开始抓,后来就关注到了大学。大学我们搞过几次大型的交流,现在大学都建立了,包括我们的直属高校,省属高校,包括省里面,全部都建立了关工委。现在提出的是高校要向二级关工委来延伸。我不知道咱们学校院系之中有没有关工委的组织。我们觉得学校这边要有关工委的组织,但是毕竟离学生还有一段距离,因为很多学生都是在院系里边,院系里边如果能把老同志都组织起来,组织关工小组或者关工委,叫什么都没有关系,人少了叫小组也没关系,我们把一些分散的优势组织起来,把潜在的一些优势显性化。你有了平台,他才好去做工作,你有了一个组织,他才有依托。这样把这些组织起来以后,另外便于面对面的开展工作。关工委现在开展工作,大家从认识上没有什么障碍,不像前些年,像过去,大家不知道关工委为何物,不知道干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来做,经过这么多年的工作,大家都认为关工委是非常正常的。特别是我们教育系统,教育系统有这么一批老同志,有自己独特的优势,独特的视角,是一批优质教育资源。这批优质教育资源把它充分地发挥起来,是挖掘我们教育潜力的一个重要内容,不是额外负担,也不是老同志没事干了来找点事干。我们从教育发展这个角度,需要把这批优质的教育资源充分挖掘出来,利用出来,整合起来,让他们共同地为我们现在提高教育质量,培养合格人才来服务,来工作。

   但是这件事情怎么才能够做好呢?有这么几点供我们参考。因为教育部在三年前发了一个文件,09年发了一个教育部的20号文,这个你们都见过了,是教育部党组关于加强关工委工作建设的一个意见。这里面就特别强调了,一个就是要加强领导,这一点非常重要。没有加强领导这条,关工委工作没法干。老同志有能力也有空间,但是一定要领导能够重视这件事情,他就好做起来,不然的话可能就是一盘散沙。老同志还是要以养老为主,但是他们确实也有这方面的能力,所以领导重视一下,他们可能作用就发挥出来了。领导稍稍有一点眼色,他们可能就不做了。事实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加强领导这一点很重要。

   有的人觉得不大理解,觉得“哎呀!他们都退下来了,他们要干那些事,我们在职的同志,哪一个部分你们多干点就有了,何必还让老同志来?”其实我们老同志有的时候发挥的作用是我们在职的同志所做不到的,因为他的资源,他的经历,包括他对很多问题的理解,对教育改革,对形势,对我们党的政策,理解的深度。因为他经历太丰富了,对我们学校太了解了,刚才你们讲的进校教育,对学校里的光荣传统,对我们学校里的这些学风、学院了如指掌,他讲起来滔滔不绝,而且哪个学生从这里怎么走出去,在学校遇到什么问题,什么问题怎么解决的,后来怎么进步的……有些学校开展这方面活动的时候做得都非常好,所以领导对我们这些老同志能够高看一眼,厚爱一层,可能对调动这些老同志的积极性是非常有帮助的。所以那个文件当中就提出要以在职的领导同志为主导来提出任务,以老同志为主体开展活动。这个主导主体得弄明白了,这个事不完全是老同志,也是咱们在职的书记校长们的事儿,你们觉得哪件事是他们最能发挥作用的就让他们来做。

   这里面我还提到一个事,班子当中要有人分管,你们现在已经做到了,张静就是主任,我建议你们书记或者校长要做他们的名誉主任,这一点我们部里面就是这么做的。我虽然是关工委的主任,但我的名誉主任是袁贵仁部长,当然还有原来的何东昌部长,因为一开始他就是名誉主任。所以我接过来以后,我说何老继续终身做。后来袁贵仁部长动员我做了关工委主任以后,我说你现在是一把手了,这个事让我来做我可以做,但是没有你的支持我寸步难行,他说这就是我的任务。他说关工委不是一个独立的法人代表,不是独立的一个组织,它是在学校总体领导下的一个群众性的工作组织,它不是个群众团体。我要是老教协,为了老教授的利益,我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这个组织不是,它是个工作组织,它是通过发挥老同志的作用,来教育和帮助年轻人成长,是这样一个组织,所以这个组织实际就是在帮助咱们校领导,帮助咱们的党委在开展工作。现在包括厅里面,齐涛现在是关工委的主任,他是分管领导,现在也做副主任,就是他研究这么个观念。袁部长也提出来四个落实,“思想认识、分管领导、组织协调、关心支持”四到位,这样领导才能真正把这个事情完成好。这是一个想法,我相信你们这边已经这样做了,前面也都做得很好了,也纳入到你们的考核指标里了。

   第二个是队伍要不断地更新。关工委这个队伍是不拒绝老同志的,因为关工委本身就是离退休老同志的组织,但是也不能无限的老,到了七八十岁,有的人八十多岁了还让他出来做工作,我都觉得有点勉为其难了。我们提倡不断有相对年轻的老同志加入进来。这个队伍虽然是一个夕阳的组织,但是它也要有点朝气,不然的话也没办法开展工作。所以最好的年龄段是六十到七十岁,七十岁以后的骨干要保留几个,不要都一刀切,那也未必好。留几个骨干,但是骨干的主要力量还是六十到七十岁之间。

党组的20号文件下来以后,很多省里让一些将近退休的老同志先上岗了,他既有这方面的联系,又能够把工作接续起来。关工委的工作也需要有一点和在职的同志保留经常密切的联系,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这个工作可能就需要我们的领导同志出面做一点动员的工作,然后还有关工委组织本身活动的吸引,另外通过我们为老同志服务,我们现在就是按照中央很多领导同志的批示,特别是习近平有几次在老干部会上,都讲了“老有所为”,一定要发挥老同志在教育青少年当中的特殊作用,参加关工委的工作是老有所为的最佳途径。教育系统哪里是让老同志发挥作用最好的地方,就是让他参加关工委的工作,使老同志老有所学有了新动力,老有所为有了新平台,真正把老同志的工作落到实处。而且这个工作开展起来以后,对凝聚老同志更好地发挥他们的潜力,是非常好的一条渠道。所以要不断地吸收相对年轻的老同志,就是刚才魏老所担心的问题,也还是要纳入到领导的视线。组织部长知道哪些同志快退休了,但还不是说哪一个退休都能到关工委来。关工委虽然组织不那么正式,也没个身份,但是它要求的还真是老同志当中的佼佼者。群众形象,口碑。太自私了,什么事都认钱不认人,或者他太较真,或者群众关系老搞得那么紧张,做关工委他还不行,群众当中的威信还不行。所以关工委的老同志政治上要可靠,还要有奉献精神,还要有热心肠,他没有热心肠还不能勉强他。我们要把特别熟悉学生工作,热心教育工作,善于和学生沟通,善于和方方面面联系,善于协调的这部分人吸收到关工委来。因为关工委这个组织不是靠个人,很重要的要依托和老同志取得联系,要和社会方方面面取得联系,要和在职的哪一个部门取得联系,所以这方面还需要做一点工作。

   第三,在工作当中从学校实际出发,要想到合适的工作载体,刚才张静也介绍咱们想到六个方面就挺好的,这个都是从学校实际出发的。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就强调从学校实际出发,能干什么干什么,能做多少做多少。我们的老同志没有目标要求,也不去考核他们,要有使命,但是没有那么大的责任,就是说在这方面可以做得相对宽松,但是确实要有一些载体。像我们走到一些学校他们开展的什么四个阵地啊,什么十大园啊,在学校里搞得热热闹闹的,总是有一些东西,让他觉得工作有一个平台,有个载体。刚才我也听说你们有三个校区在做,有很多老同志他们所在专业和院系离得很远,今天我们的老同志可能就没过来,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来开展工作?这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过去都在校园里,就在咱们老校区,我记得老校区的时候,这边就是宿舍,这边就是学生,在家里就可以听见学生上操声,觉得跟学生零距离,现在就出现了很多新情况,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开展工作,就需要认真探索。

   这次会上我跟大家也说一下华东师大。上海的华东师大也是在四年前因为校区的问题在探索,他们就搞了一个“思齐计划”,见贤思齐的“思齐计划”。他们就发动老教授和我们的学生干部,包括和一些积极分子结对子,一个结几个,结对子以后,我们的学生会提出很多的问题,这个问题包括学习上的,包括认识上的,包括对学校各方面管理上的,甚至包括对党的一些反腐败的问题,包括我们党的一些理论上的建树,都提出了很多问题。应该从哪个角度去理解,或者他听到了一些什么自己有点理不清,他们就把这些问题提给了老同志,然后这些老教授,他们是69个老教授联系了178个学生,坚持了四年,从一年级到四年级,一个周期走下来,书面回答了各种问题,搞出了一本书,这本书就叫《思齐》。他们的计划是滚动的,这个年级搞了其他年级还在做,这本书出来以后,“十一”刚刚出来,我就翻了一下这本书,我觉得从这本书当中能够看出来孩子们最关注的是些什么问题,他们在哪些问题上有一些困惑,他们的困惑是什么。有的说“我的导师让我帮他写论文,我该怎么处理”,有的老师还说“写论文,毕业你不要走,你就在这个学校,我还要继续”,因为他还没有搞完,有的时候孩子们就会从他那个角度思考一些问题,遇到这样问题该怎么处理。老师就从他所了解的一些情况,应该怎样去把握分寸,这都是非常细腻的,没有轰轰烈烈,但是孩子们是听得进去的,因为是他自己提出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回答完了以后,对其他同学也会有影响。后来这些同学们就说,这些东西对他后来选择职业,对毕业的看法,对将来生活上的很多问题,都提出了很现实的问题。在这个程度上,我就觉得可能于书记没有时间来回答那么多问题,但是老同志有时间,他不仅自己回答,他还找几个人坐下来一起回答,来帮助孩子们理清一些问题,释疑解惑,他们是采取这个办法。有的还采取其他的办法。大家从学校的实际出发来开展很多活动,一切以学校实际实事求是。

   我们说“不求多,但求精”,一个活动下来不求全程参与,比如说我们党建,不可能要求老同志从一开始到最后全程都跟下来,他也跟不动,但是在关键环节发挥老同志的作用,比如找学生谈话,进行入党登记教育,思想入党问题,这是最关键的,在关键环节发挥他们的作用。老同志这批宝贵的财富还是要舍得用,但是还不能用得太狠了,他们还得要好好保重身体,要有一定的载体,要有活动。为了能够让他们的活动经常,还要有一些制度保证,还要有必要的工作条件。他们要参加活动,老同志要在一起坐一坐,总得给个地儿吧!哪怕几把椅子你得给个地儿能够坐一坐。我们也提出了经常坚持关工委工作的老同志,适当地给点补贴,这个有些学校都在做,不知道你们在这方面做得怎么样,其他学校也在做了。有的是按照讲课什么的,反正学校也不差这点经费。

   我们有些老同志为了到各个地方去讲课,骑自行车来回跑,我听了以后心里很不舒服,因为毕竟是些老同志,他们找些资料,到哪儿去,都是自己打车,我说不至于那样。他们说我们不能提出这个问题。我说不是你们提出问题,是从我们让你们可持续地做这件事情的话,提供点必要的保障,提供点车马费,让他们把这个事情做的更长久一点,我觉得这件事情也还是可以做的,所以今天我觉得你们还是做了很多工作。

   很多事情是面上普遍做的,比如教学督导的问题,“青蓝工程”,有的地方叫“青蓝工程”,我们关工委也叫“青蓝工程”,就是老教师帮带年轻教师,很多的年轻教师获取知识的渠道是多元的,多方面的,但是教学的经验和师德师风方面,有很多不是靠知识能解决得了的,不是看了网上的哪本书就能解决得了,要靠实践,要在实践当中体会。有的时候可能遇到点挫折,再回过头来讲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有很多东西是在实践当中靠情感去维系的,所以可能有很多的教师,这一辈子下来他的体会就特别的深刻。当然大学里我不太了解,在中小学里我跟他们座谈的时候,他们就觉得有些老教师当班主任,和学生沟通的技巧、观察点,确实是书本上很难找到的。有很多东西需要在实践当中向老教师学习。

   辽宁省开展的“青蓝工程”搞了十多年了,他们是采取“导师制”,年轻教师来了以后,他们就聘请老教师作为他们的导师,给他们听课,给他们当副班主任,经常参加他们的活动。他们遇到什么难题的时候就找老教师一起来商量,老教师不是代替,也不上第一线,就是给他们指点指点,把一些可能的方法点给他们,结果就发现这些年轻教师成长特别快。我们的年轻教师知识绝对是足够用的,现在就是怎么样在实践当中,在应用当中,在情感的交流当中,在细微的一些行为体验当中,把这些东西能感悟出来,通过自己实践能感悟出来,有的时候都是润物无声的办法,都不是那种需要创新多少理论,创新多少新的想法或者新的什么东西,但是它在实践当中很管用。所以老教师这批资源,一定要把他们用好,还要爱护好。

   从关工委这个角度我们也提倡关心下一代与关心老一代要同等重要。因为关心老同志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关心我们自己,我现在进入到这个行列了以后,我在职的时候也不大重视也没有听说过也没做过老同志的工作,现在退下来以后和老同志谈起来,我觉得老同志特别可爱,他们的思想境界,包括他们对我们学校发展关心的程度,他们观察问题的角度,和在职的确实不一样。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充分的时间,他们不用为今天汇报,明天考核,后天安保这些应急的事情困扰,他们在看一些问题,观察一些问题的时候,比较超脱。我们一些老同志经过这么多年,对学校一些问题的思考,有的时候相对比较脱离当前功利的一些东西。用我们的话说叫做“你再学习也不能进步了,骄傲也不能落后了,什么都超脱都看得明白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可以很明白的去看一些事情,比较超脱。所以为什么说“听老人言”,这个话当然不能用在教育上,但是他们会有自己的一个视角,来研究和琢磨这些问题。所以今天包括后面这一排同志都是关心支持关工委工作的各个部门的负责同志,我也希望从你们那个角度能够支持关工委的工作,其实反过来是关工委在支持你们的工作,不管是团委也好还是思政司也好,关工委的工作做好了都是你们的,关工委没有什么自身成绩,都是学校的,都是咱们书记校长领导得好。你们越关心支持这些老同志,老同志越能把他们的正能量充分释放出来。有几个书记就跟我说,我们重视关工委工作只是让他发挥作用,后来发现老同志当中牢骚没了,大家都是以非常正面的,非常积极的形态出现在学生面前,你看这多好。人就是要有一点舞台,你越是尊重他,他越把他那种正面的积极的力量发挥出来。老同志有能量有很多看法没有地方说,不能去做,他可不就心里憋着火,还容易生病,何必呢?所以我们“以爱养心,以德养寿”。老同志参加关工委,不要把它当成额外负担,要把它看作是我们一种爱的奉献。我们来做这项工作,是一种爱心的传递,一分钱没有我们也愿意去做,老同志就是这样。

   今天在职的同志比较多,所以我讲这方面的意见比较多,如果都是老同志,我就会跟老同志说“咱们要积极支持年轻同志的工作,要积极支持领导,要撂下架子,咱们不要去争取领导,咱不图别的,咱图自己以爱养心,以德养寿,多活两年,高高兴兴地”。今天在职的多,所以我把加强领导,积极支持他们,多说了几句。说白了,都是校园这点事儿,老同志也是我们校园当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们高兴,他们能够发挥作用了,我们校园里也和谐,我们整个校园的工作也都蒸蒸日上,这也是我们希望见到的。我们也希望学校在建设文化传承的过程当中,把我们校园各方面的工作、各方面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形成一个和谐的校园。我们在整个学校的发展过程当中,事业蒸蒸日上,人员不断成长,包括我们的老同志,也能够长寿健康快乐!就说这么几句吧!


课程管理
友情链接:
我们的信息:
联系我们 法律信息